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主頁 > 熱點追蹤 >

  • 組建亞投行并非只為了修路架橋
  • 作者: 魯寧 日期:2015-04-06 22:08 來源:金融時報 字體大小:[]
    更多
  • 【導讀】:毫無疑問,明年亞投行運營后,其信貸投向肯定會首先專注于修路架橋,但這是“一帶一路”戰略框架內的路和橋。而籌建亞投行并非只為開拓中國與沿線國家的“產能合作”提供金融支撐。
      毫無疑問,明年亞投行運營后,其信貸投向肯定會首先專注于修路架橋,但這是“一帶一路”戰略框架內的路和橋。而籌建亞投行并非只為開拓中國與沿線國家的“產能合作”提供金融支撐。

      亞投行籌建之所以獲40余國(地區)集體響應,意味著既然存量金融霸權一時尚難消解,那么在中國主導下,協力構建新的國際金融合作“增量”,無疑是一根最終重構全球金融秩序的“撬杠”。

      3月31日是亞投行創始成員國申請截止日,趕在報名截止“落閘”之前,以色列、挪威、冰島擠上亞投行籌建的“首發陣容”。就此,趕上這趟由中國充當火車頭的“東方快車”的亞投行創始成員,包括中國臺灣地區在內,共有49個國家和地區。

      亞投行自去年10月24日簽署籌建備忘錄,至今年3月31日申請截止日,在158個日夜里,尤其是自3月12日之后,呈現出不可思議般的突破。

      158天前,我們只能做加法,首批21個國家中,僅中印GDP位居全球前20位,其他19國都算不上經濟大國。158天后,亞投行籌建班底做起了“排除法”——全球GDP前20位國家中,僅美、日、加、墨四國尚未申請加入亞投行;聯合國五常中,僅美國尚進退兩難、糾結難耐。

      在這158天中,美國阻撓過,警告韓、澳勿投懷送抱;英國“背叛”過,率先反水刺激法、德、意化被動為主動;小國“瞞過”,盧森堡搶先秘密申請,卻怕做出頭鳥,要求中方予以保密兩星期;俄羅斯“顧全大局”過,直到其在博鰲論壇發言時,俄副總理才突然宣布加入申請國行列,這刻意營造的“時差”,為中方力邀韓、澳最終入局助了一臂之力。

      受博鰲論壇“眾望歸中”之熱烈氛圍烘托,從3月26日至31日,加入亞投行形成一波令人振奮的“井噴”,在短短6天中,亞投行迎來了巴西、俄羅斯、韓國、澳大利亞、丹麥、荷蘭、格魯吉亞、奧地利等一長串國家爭相“入伙”。就此,金磚五國只差南非,G7只差美、日、加三國。

      就博鰲論壇所呈現的亞投行“入伙潮”及成員國對“亞共體”構想的高度認同,白宮坐不住了,派財長雅各布·盧緊急訪華,獲總理李克強接見之禮遇。考慮到美方愛面子,雙方在例行新聞通稿中強調雅各布·盧此行主要是為新一輪中美經濟戰略對話做準備。但從美方釋放“愿與亞投行合作”之口風可作判斷,亞投行肯定是雅各布·盧此行的一個關鍵話題。而且可以提前斷言,美國遲早都得加入亞投行,只不過錯失了最后截止日期,美國日后在亞投行只能做個“普通成員國”。

      白宮為亞投行糾結上火,但美媒的嘴巴依然不饒人,稱就算亞投行籌建一切順當,它也只是一家為亞洲基礎設施建設提供信貸的區域性金融機構。二戰后,美國主導世界銀行和IMF籌建時,曾立過一個標桿,倘若某家區域金融組織成員國GDP總量達到全球總量的三成以上,該金融機構就可稱為全球性金融機構。該標準迄今可用,拿此衡量,去年全球GDP77萬億美元,眼下亞投行42個初始籌建意向國GDP合計超過45萬億美元。這足以說明,亞投行目前雖還只是個孕育中的“胎兒”,但卻提前擁有了全球性金融機構之名號。

      毫無疑問,明年亞投行運營后,其信貸投向肯定會首先專注于修路架橋。但這是“一帶一路”戰略框架內的路和橋,這路、這橋決非只是為了“路、橋”落戶地國家民眾的出行方便,而首先是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與中國共建“產業合作園”提供基礎配套支撐的“路、橋”。誰若不信,那就請正視博鰲論壇舉行期間中哈(哈薩克斯坦)簽下的236億美元、涉及8大制造業領域的“產能外輸”大單。就這樣的“產能外輸”大單,僅去年12月份,中哈已提前簽過兩單(分別是140億美元和180億美元,涵蓋能源、農業、發電、供電、水利等多個制造服務領域)。

      籌建亞投行也并非只為開拓中國與沿線國家的“產能合作”提供金融支撐。歐洲媒體將中國主導亞投行籌建應者如云之勢,比喻為“中國的布雷斯頓森林時刻”,盡管中方并不認同歐媒的“熱捧”,大多數亞投行創始成員國亦十分低調,但世界已大變,由美國主導的國際金融體系依然拒絕應勢而變卻是不爭事實;IMF2010年所作出的擴大金磚四國投票權比例,其余國家均已獲本國議會批準,惟獨美國國會頂著不辦亦是事實。作為對美國一意孤行的“集體反彈”,在亞投行籌建中,包括英、法、德、意、澳等老牌美國盟國在內,紛紛以腳投票,用無聲的行動回應美國,令其全球金融霸權地位不可遏制地出現松動甚至逐步性坍塌。在這個意義上,亞投行籌建之所以獲40余國(地區)集體響應,意味著既然存量金融霸權一時尚難消解,那么在中國主導下,協力構建新的國際金融合作“增量”,無疑是一根最終重構全球金融秩序的“撬杠”。

      以此切口觀察,未來數年,更多有關亞投行的新聞仍將一次次震蕩世界的“耳膜”。

相關閱讀

標簽:
斗地主技巧十句口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