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主頁 > 熱點追蹤 >

  • 中國煤炭銀行鬧劇:一出皮包公司的詭異影子戲
  • 作者:章銀海 日期:2014-01-06 09:44 來源:理財周報 字體大小:[]
    更多
  • 【導讀】:理財周報記者從山西金融辦了解到,他們從未收到過有關“中國煤炭銀行”的任何資料,對此事完全不知情。

    中國煤炭銀行的出現,再次將民營銀行推向市場浪尖。它不僅有15家特大型煤炭企業,欲組建一家“航母級”民營銀行,更在于它將自己定位于資源性產業銀行,設計了相關存儲機制,銀行雛形初現。

    但是相關煤企矢口否認,牽頭人金犇集團背景、動機飽受市場質疑;煤炭銀行制度設計看似很超前,但被市場人士認為不符合現實;民間環保組織挺身而出,呼吁制止其成立。設立煤炭銀行正逐漸演變成一場鬧劇。

    目前,煤炭行業低迷,大多數煤炭企業處于微利和虧損狀態。是否需要成立煤炭銀行成為市場討論的熱點。

    煤炭銀行演變成一場鬧劇

    自7月國務院發文支持民營銀行試點至今,宣布籌建民營銀行的公司就絡繹不絕。其中不乏蘇寧、紅豆、美的等大型集團。但是消息出來以后,相關公司卻都陷入沉默,沒有實質性的進展,民營銀行概念熱潮漸行漸退。

    然而進入11月以后,中國煤炭銀行再次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不僅僅在于它宣稱聯合山煤國際、晉煤集團、同煤集團等15家特大型煤炭企業,欲組建一家“航母級”民營銀行,更在于它將自己定位于資源性產業銀行,設計了相關存儲機制,讓市場清楚地看到該銀行的雛形。

    可這富有創意的設想,在經社會廣泛關注以后,卻被認為是一場騙局。“一個皮包公司跑出來說大家要搞煤炭銀行,但其實根本就沒有人和他一起搞。這事根本就不靠譜,行業內都知道。”長江證券分析師姚承斌告訴理財周報記者。

    在煤炭銀行曝光之后,焦煤集團、陽煤集團、晉煤集團等煤企先后發布澄清公告,稱對煤炭銀行籌建并不知情,也未參與其中。

    理財周報記者通過香港公司注冊處網上查冊中心查詢煤炭銀行牽頭人金犇集團,資料顯示其在香港成立尚不足2個月,注冊資本僅1萬港元。

    除了牽頭方身份不明外,外界對煤炭銀行制度設計也存在著質疑。煤炭銀行以煤炭儲量作為擔保,客戶存入煤炭銀行后自動獲得對應市值的煤炭產品擔保。同時,該銀行推出通貨膨脹補償機制,在煤炭產品上漲時客戶能獲得15%補償。

    這個制度設計看似很超前,但卻不符合現實。“煤礦的采掘本身就具有很大風險,不到最后誰也不知道它的儲量到底有多少。如果以煤炭儲量作為擔保,在煤炭價格下跌的同時,它將采掘更多的煤炭,產能更加過剩,不符合經濟規律。”財經評論員葉檀(微博)向理財周報記者解釋說。

    煤炭銀行規定,煤企以自身煤炭資源儲量為保障,獲得相應額度的融資額度。煤企的融資額度與企業自身的煤炭儲量作正比,使得陷入行業低潮的煤企將為融資加劇煤礦開采,產能嚴重過剩,市場會陷入惡性循環。

    正是預期到這樣的嚴重后果,相關民間環保組織采取了行動。51家民間環保組織已聯合致信中國銀監會,呼吁不批準成立中國煤炭銀行。行動發起人之一的創綠中心氣候與金融政研部主任白韞雯接受理財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煤炭行業是"兩高一剩"行業,國家已嚴格調控相關信貸發放。煤炭銀行的建立不僅推動煤炭行業擴張,還會促使違背市場的道德風險盛行,煤炭開采加劇。不僅增加了環境與公眾健康的負擔,與國家戰略發展不符,也對金融風險管理不利。”

    雖然金犇集團高調宣布籌建煤炭銀行,一副儼然呼之欲出的姿態,但事實上他們連相關申請材料都沒有遞交。記者從山西金融辦了解到,他們從未收到過有關“中國煤炭銀行”的任何資料,對此事完全不知情。

    市場無煤炭銀行必要

    煤炭銀行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除了民營銀行概念效應外,也凸顯著煤炭行業低迷的無奈。從2012年5月開始,煤炭行業出現結構性產能過剩、煤炭價格下跌現象,企業虧損面不斷擴大,整個行業陷入低谷。

    經營環境惡劣,大多數煤炭企業處于微利和虧損狀態,并出現了一批煤炭企業停產倒閉的嚴峻局面。同時,許多中小礦為謀生存,開始了兼并重組整合之路。理財周報記者從山西省煤炭工業廳網站上得到的數據統計顯示,山西省2012年5月和2013年1月兩次時期中累計批準企業兼并重組整合項目113個。

    有業內人士認為,現在煤炭企業生存困難,除了煤炭市場不景氣,企業經營不善外,融資難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如果成立一家煤炭銀行,煤企在貸款時不僅可以獲得低于商業銀行的貸款利率,還可以以自身煤炭資源作為保障獲得對應的融資額度,將極大地幫助煤企降低生產經營成本,解決企業流動性困難。因此,當煤炭銀行的消息一經傳出,資本市場就給了很高的支持,當天相關煤炭股均大漲。

    但其他相關人士卻不以為然。“以前是貸給他們錢太多了,煤炭價格過高造成產能過剩。現在當然需要消化。”葉檀解釋,“山西的金融機構會對山西煤企行業狀況有個評估,然后再決定是否給與借貸。對煤企本身而言,可以圍繞現有的煤炭貸款資產證券化、煤期貨等衍生品來控制成本。”

    陽泉煤業董秘陸新坦言:“山西省煤炭企業融資需求的確比較大,但沒感到有太強烈需求。”同時,“現在很多煤礦都已經兼并整合了,大型煤企都有自己的財務公司,沒聽說要成立煤炭銀行。”大同市商業銀行行長助理尚宏偉向理財周報記者說道。

    山西大型企業包括上市公司融資除了向銀行外,很多都傾向于通過企業債、票據來融資。山西采掘類上市公司中,現存有相關債券的公司多達7家,包括蘭花科創、陽泉煤業、永泰能源西山煤電煤氣化、山煤國際和山西焦化。而其他未上市大型煤企中,同煤集團、山煤集團、晉煤集團、煤銷集團等煤企也有存續相關債券。其中山西煤炭運銷集團目前存有4款票據、2款企業債,累計融資120億元。

    此外,早在3月初,山西省政府、中國銀行間交易商協會、人行太原中心支行就共同簽署了《三方戰略合作備忘錄》,明確2013年在山西增發債券800億元,并在山西省開展“資產支持票據”試點,極大地緩解了企業的流動性難題。

    對于目前煤企是否該成立煤炭銀行的問題,資深煤炭分析師盧綱認為,煤炭企業當務之急是降低成本、保證安全,提高主業核心競爭力,成立煤炭銀行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相關閱讀

標簽:
斗地主技巧十句口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