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主頁 > 熱點追蹤 >

  • 劉士余:未來十年國有銀行不應保持太高比例
  • 作者:佚名 日期:2013-03-19 09:04 來源:和訊網 字體大小:[]
    更多
  • 【導讀】: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余在峰會上表示,未來十年,在國有資本提高利用效率上,可能不應當在國有銀行保持這么高的比例,那么這個比例股本要退出的話,可能要面臨相當一部分壓力,……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余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余



      和訊網消息 2013首屆諾貝爾獎經濟學家中國峰會3月18日-19日在北京召開和訊網全程播報。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余在峰會上表示,未來十年,在國有資本提高利用效率上,可能不應當在國有銀行保持這么高的比例,那么這個比例股本要退出的話,可能要面臨相當一部分壓力,如果說我們還說賤買,那么未來國有股份可能很難保持,保持么高的比例實際上意義不是太大,對國有銀行資本來講,國有資本的資源配置效率不是很高。


        以下為部分文字實錄:


      劉士余:非常高興應秋教授的邀請參加這個諾貝爾獎經濟學家的峰會,分享國內外專家關于金融改革發展的智慧以及真知灼見。同時我也就中國金融改革取得的成績和當前面臨的挑戰,會議主題的未來十年和發展方向和與會的朋友做個交流。


      在我說之前,我突然看到主辦方在參會人員介紹當中給我一頂我承擔不起的桂冠,說是1980年被選為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還有全球華商會知名人士,這個可能是編輯人員編的時候不小心把別的皇冠戴到我的頭上了,這是求真務實的社會,任何事情都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所以我特別請求在座的人都做個見證,我跟大家坦誠一下,我沒有這個事。


      下面我跟大家交流一下過去的一些事情。一個過去十年,我們金融體制改革的回顧,這個跟大家講講可能有助于同志們分析我們當前面臨的金融狀況,也有利于下一步的深化金融改革,維護金融穩定有更多的理解和共識。


      大家知道過去十年,可能在經濟體制改革當中,最重頭的就是金融體制改革,因為這是中國市場經濟改革當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在過去三十多年的改革當中,我個人認為,或者我親歷親為的感受是我們把企業改革放在前面,把金融改革放在后面,這是大的金融改革路線選擇,現在看是非常正確的。


      大家知道亞洲金融危機之后,中國倒閉了一大批中小金融機構,比如信托投資公司,城市信用社,農村信用社,典當行,還有農村合作基金會,這段歷史雖然是15年前的事,但是對我們今天加快發展民營金融機構,發展中小銀行仍然有很多教訓和啟示,不能忘本。同時在亞洲金融危機之后,四大銀行的不良資產急劇攀升,當時2000年左右,國際上權威人士評論中國四大國有銀行,已經是技術性破產了,當時成立了四大國有資產公司,從國有銀行剝離了四萬億的不良資產,我們用了五年時間把亞洲金融危機之后,把地方的金融風險處理了,但是沒有徹底,我們把存款人利益保護了,把國有銀行不良資產剝離出去,為股份制改革奠定一個好的基礎。


      那么2003年以來,我理解,或者我的體會,我們金融改革基本上是兩條線,一個就是重組再造微觀金融基礎,也就是說把金融機構扳成真正的金融機構,這是一條主線,還有一條就是大力發展金融市場,鼓勵金融創新。大家看到資本市場,無論是股市還是債市,還是貨幣市場,都是飛快的增長。這些發展為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打下非常好的基礎。


      國有銀行的改革實際上是存儲的問題,當時03年中央政府決定無論是銀行,證券,保險,企業確定目標是叫資本重組,內控嚴密,服務安全,效益良好,這是總結中國企業改革基礎上,提出了金融企業改革的根本目標,按照這個目標對四大銀行進行改革,基本上分六個步驟,第一個是財務重組,包含這么幾個部分,沖銷,審核,處置不良貸款,國家和其他金融機構的注資。第二個就是設立股份公司,第三建立公司治理結構,第四轉換金融機制,第五引進戰略投資,第六公開上市,然后達到提升風險控制能力和對實體經濟服務能力的目的。為什么我要提這個往事,很重要的一方面,當時我們把這個銀行做成了,上市了,后期面臨一個比較大的誤解和壓力,就是說國有銀行被賤買了。如果站在今天對未來十年中國金融改革和發展還有一個理性的判斷和選擇的話,我們過去這一段爭議是值得警示和不能忘懷的。

相關閱讀

標簽:
斗地主技巧十句口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