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主頁 > 金融監管 > 聯合監管 >

  • 重視金融運行的空間差異保障金融安全
  • 作者:張漢飛 日期:2015-09-09 08:41 來源:學習時報  字體大小:[]
    更多
  • 【導讀】:正處于重要轉折時期和發展時期的我國金融業,新舊體制的沖突碰撞表現得十分明顯,立足區域金融空間差異彌補視角,預防區域金融安全乃至國家金融安全問題爆發于未然,對于全國金融的健康發展,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正處于重要轉折時期和發展時期的我國金融業,新舊體制的沖突碰撞表現得十分明顯,立足區域金融空間差異彌補視角,預防區域金融安全乃至國家金融安全問題爆發于未然,對于全國金融的健康發展,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現代金融是一個全國性的體系,以貨幣、證券等為工具,以銀行等金融機構為主體,由政府的職能部門中央銀行、金融監管部門進行調控。從系統論的角度,金融安全按層次應劃分為宏觀金融安全、中觀金融安全及微觀金融安全。宏觀金融安全的主要標志是中央銀行貨幣政策的穩健和幣值的相對穩定,尤其以幣值穩定最為重要。宏觀安全主要取決于宏觀經濟政策、金融體制的設計與體制改革,金融市場化的漸進性、可控性及操作性因素。微觀金融安全是指個體銀行或金融機構的安全性問題。很大程度上,微觀金融安全是技術性的金融安全問題,研究個體金融主體如何克服內生的脆弱性,在不對稱信息及不確定條件下建立起有效的風險控制機制,適應市場變化及制度變動,形成一系列有效的風險防范措施。中觀金融安全則是結構性的金融安全問題,它包括行業性金融安全和區域性金融安全兩個方面。行業性金融安全是指某個金融行業的金融安全問題,區域性金融安全則是指某個地區的金融安全問題:某個地區的金融體系是否處于穩定、有序和規范的運行狀態。因此,區域性金融安全既有量的概念,又具有地域特性,必須結合區域或地區經濟的現實特點和背景加以研究。

        東西部地區“熱”“冷”差異很大使得宏觀調控的承受能力和反應能力差異很大,從而宏觀調控在根據“熱”“冷”波動進行調整的同時也受到地區“熱”“冷”差異的很大影響。西部地區國有經濟比重高,金融市場的發育程度低使得企業融資主要依賴于國家銀行。銀行緊縮對西部企業的不利影響遠比對東部企業的不利影響大得多。東部企業的市場融資渠道多,在緊縮情況下,企業融資的調整能力較強。當宏觀緊縮剛使東部經濟從過熱狀態冷卻下來時,西部經濟卻已從正常增長陷入停滯衰退;而調控措施一放松,又會出現東部經濟再度趨熱及通貨膨脹進一步蔓延。

        同時,通貨膨脹也具有空間結構性特征,東部和中西部地區通貨膨脹的發生機制和表現形態都有很大差異。在宏觀經濟走出谷底時,發達地區的經濟首先啟動,投資開始增加,物價隨著投資擴張及經濟增長加速而上升,形成需求拉動型通貨膨脹。隨即迅速增長部門的產品需求急劇上升,就業水平也就很快提高,使區域內其他部門的工資也上升,特別是勞動力的流入使區域內的基礎設施和社會設施增加并使租金提高,其結果導致成本推動型通貨膨脹。由于經濟增長是由發達地區先啟動并帶動落后地區,而且發達和不發達地區的經濟聯系造成了通貨膨脹由發達地區向落后地區傳遞。

        這種傳遞的主要表現包括:第一,當經濟增長由發達地區向落后地區輻射時,各種生產要素的價格已經上升,從而不發達地區在經濟增長的一 開始就面臨成本推動型的通貨膨脹;第二,不發達地區的產品由于發達地區的強大需求而導致出口增加,使出口部門實際生產成本上升,區內產品供給不足,因而區內物價水平上升;第三,不發達地區的產品主要是需求彈性和附加值都很低的初級產品,而發達地區產品是需求彈性和附加值較高的深加工產品,落后地區在區際貿易中的地位使發達地區的通貨膨脹更容易向落后地區傳遞。

        因而,東部地區綜合因素推動型的通貨膨脹使得中西部地區物價指數上升,而在抑制通貨膨脹的調控過程中,中西部地區出現的情況遠比東部復雜。當東部沿海地區處于需求拉動型通貨膨脹時,用緊縮銀根的調控措施即可取得明顯效果。而中西部地區通貨膨脹的形成原因較復雜,治理難度大。在市場一體化進程中,中西部地區經濟受到東部地區經濟變動的很大影響,在東部地區領先的經濟高漲過程中,中西部地區物價隨東部地區物價上漲而上漲。這一時期,中西部地區和東部地區一樣,投資及工業生產受緊縮措施影響,增長率下降,中西部物價指數上升雖然可能還受著需求拉動的滯后影響,但需求拉動至少已不成為主要因素。緊縮措施使投資需求和消費需求降溫,產品銷售市場趨淡,企業產品資金占用上升,中西部很多企業陷入困境。中西部企業對經濟緊縮的應付能力弱,同時由于中西部地區居民收入水平低,其對通貨膨脹的承受能力更弱。困境中的國有企業要優先保證職工生活工資收入,從而生產資金用作工資及生活補貼,致使生產資金更加緊張,企業困境更加沉重。宏觀調控當局為抑制通貨膨脹必須實施緊縮政策,而實施緊縮又不能不顧及由此引起的中西部企業及職工困難加重的問題。這使宏觀調控操作起來不免顧此失彼,很難做出“緊”或“松”的清晰選擇。

        同時從東西部地區通貨膨脹發生發展的時間差異來看,同樣的宏觀調控對東部地區呈現出良好的效應:過熱的經濟降溫而經濟增長調整到比較適當的水平;但同樣的調控措施對于處于中度或低度增長狀態的中西部地區經濟則很不適當。產生這一結果的原因是在區域發展不平衡的經濟中,各區域的經濟主體能力不同、經濟行為方式不同,用統一的貨幣政策會在不同區域產生不同的效應。其中主要矛盾在于統一的貨幣政策對治理空間結構的金融活動的成本過高。因為統一的貨幣政策理論根據是最適度貨幣區,最適度貨幣區在區域內實行單一的貨幣,區域內的市場充分發展,交易正常進行,一旦發生較大的經濟波動,不會引起一個地區的長期過度發展而另一個地區過低發展。在這樣的區域內實行單一的貨幣政策成本為零。但當經濟發生大的波動時,一個地區的過度發展和另一個地區的過低發展的現象難以避免,這時整個大區域內奉行的單一貨幣政策成本大于零。如果此時所付的成本能通過支付得到補償,而且這種轉移支付是可以接受的,則區域內單一貨幣政策仍可繼續;如果財政上的轉移支付和資金轉移政策仍然無法恢復原來的正常發展,則必須引入一個靈活的貨幣和金融政策。

        正是由于制度性、體制性原因以及金融結構發展不平衡原因的存在,我國金融業在各區域的發展充滿了錯綜復雜的結構性矛盾和不協調表現。正處于重要轉折時期和發展時期的我國金融業,新舊體制的沖突碰撞表現得十分明顯:市場金融的力量正在成長,但計劃金融仍然殘存;各種新的金融工具、金融產品、金融組織不斷涌現,但與金融資源配置的市場化要求相比仍差距很大,金融制度創新的步伐較為緩慢,金融資源的整體配置效率不高;一些重要的金融總量指標有了長足進步,但金融結構優化步伐明顯滯后。從我國地區經濟運行層面考察,因各地區向市場化轉變的程度不同,資本流向產生的地區間價格的決定性差異延伸至生產要素的行為當中,使經濟活動的配置形成明顯差別,遠遠超過實行傾斜政策所產生的地區間不同效果。

        可以看到,我國金融運行的區域性差異必然導致金融風險累積程度的差異。中西部地區基本上仍然沿襲傳統的高投入、低產出的粗放型經濟增長模式,資源浪費嚴重,經濟效益低下,資金的內生機制和“造血”功能差,呈現“兩高一低”特點,即高負債率、高利息率、低回報率,這就造成了銀行貸款的投入和產出比例極不協調,大量的信貸資金沉淀和流失,不良信貸資產居高不下。目前,中西部地區銀行業尤其國有商業銀行信貸資產質量持續下降,呆賬貸款已達到相當嚴重的程度,中西部地區國有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率明顯高于東部地區,有的高達40%多。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區域金融生態環境不僅影響貨幣政策在地區層面上傳導機制的有效性,制約區域金融業的持續快速健康發展,而且直接決定區域經濟對金融資源的吸引力和地區間金融資源的差異,從而決定一個地區金融核心作用的大小。立足區域金融空間差異彌補視角,預防區域金融安全乃至國家金融安全問題爆發于未然,對于全國金融的健康發展,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相關閱讀

標簽:
斗地主技巧十句口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