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主頁 > 法與案情 >

  • 陳怡一審獲死緩 泛鑫案8億窟窿恐難填補
  • 作者:胡金華 日期:2015-02-26 17:26 來源:華夏時報 字體大小:[]
    更多
  • 【導讀】:因利用“長險短做”模式,并許以高額收益,騙取高達3000余名被害人8億多元投資資金,2013年8月發生在上海,震驚全國保險業的泛鑫保險代理公司美女老總陳怡涉嫌集資詐騙案,于今年2月11日在上海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了一審公開審判。
    因利用“長險短做”模式,并許以高額收益,騙取高達3000余名被害人8億多元投資資金,2013年8月發生在上海,震驚全國保險業的泛鑫保險代理公司美女老總陳怡涉嫌集資詐騙案,于今年2月11日在上海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進行了一審公開審判。
        “上海一中院一審判決被告人陳怡犯集資詐騙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江杰犯集資詐騙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繼續追繳違法所得人民幣8億余元,不足部分責令退賠;扣押、查封在案的贓款、贓物等依法處置后予以發還,相關數額折抵上述違法所得。”在當日10點30分準時開庭,且不足十分鐘就結束的過程中,上海一中院對泛鑫案兩大主角陳怡和江杰罪行進行了量刑。
              
    案情回顧
        時隔一年半的泛鑫案,隨著上海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宣判落槌,再次進入業界的視野。
       “這個量刑結果應該說是在意料之中。”上海一位資深經濟案律師立斌(化名)對本報記者說,陳怡和江杰兩人作為保險從業人員,是經受過系統的行業知識培訓的,在明知道違法的情況下,還利用長險短做獲取巨額理財資金,供自己和他人揮霍,在資金鏈出現斷鏈無法彌補的情況下,精心策劃逃跑路線,已經增加了他們的罪責。
        根據上海一中院發布的案情具體信息,早在2010年初,陳怡、譚某(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另案處理)與時任泛鑫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劉某簽訂協議,掛靠泛鑫公司開展壽險代理銷售業務并支付管理費用。
        然后,陳怡與譚某經合謀,將保險公司20年期的壽險產品拆分成1-3年的短期理財產品對外銷售,騙取投資人資金,并對相關保險公司謊稱該資金為泛鑫公司代理銷售的20年期壽險產品的保費,通過保險公司返還手續費的方式套現。通過此類“長險短做”業務,泛鑫公司迅速“發展”。  
        2010年2月至2013年7月,陳怡、江杰在滬、浙兩地招聘了400余名保險代理人組成銷售團隊,由代理人或通過銀行員工在滬、浙等地向4400多人推銷上述虛假的保險理財產品計人民幣13億余元,并利用上述手續費返還的方式套取資金10億余元。至案發,3000余名被害人實際損失達8億余元。
        2013年7月28日,陳怡、江杰發現資金鏈將斷裂,遂將近5000萬港元轉至香港后,攜帶83萬余歐元等巨額現金和首飾、奢侈品等財物潛逃境外。同年8月19日,陳怡、江杰在斐濟群島共和國被抓獲。
        2014年5月,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向法院提起公訴。同年7月,上海一中院公開開庭審理此案。
        有趣的是,在去年7月的庭審中,泛鑫案被告人陳怡對起訴指控其犯罪的基本事實沒有異議,但辯稱其實施的行為不構成集資詐騙罪,而構成職務侵占罪;被告人江杰亦辯稱其行為不構成集資詐騙罪;在今年2月11日的一審審判過程中,陳怡和江杰以同樣的理由為自己辯解,并提出了上訴。
       對此,上海一中院經審理認為,被告人陳怡、江杰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共同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造成3000余名被害人實際損失8億余元,數額特別巨大并且給國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其行為均構成集資詐騙罪,且系共同犯罪。兩名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雖有區別,但尚不足以區分主從犯,綜合到案后各自的認罪態度、犯罪數額,可在裁量刑罰時予以體現。公訴機關起訴指控的罪名成立,依法應予支持。陳怡、江杰及其辯護人的意見無事實和法律依據,依法不予采信。
     
    法院三點駁斥
        2月13日,本報記者也從相關渠道獲悉,在長達半年的泛鑫案審理過程中,控辯雙方爭議焦點在于本案是否屬于單位犯罪、陳怡的行為是否構成職務侵占罪、江杰的行為是否構成窩藏罪。
        泛鑫案的主審法官吳循敏在審判結果宣判后,也對媒體表示,泛鑫案首先不是單位犯罪,而認定為個人犯罪,被告人陳怡等的違法所得不歸單位所有,“長險短做”的經營模式不能創造任何利潤,單位并未獲益,且陳怡將套現部分中的1.2億元用于個人揮霍。同時,自2010年2月至案發,泛鑫公司等公司經營的唯一業務就是銷售虛假理財產品,屬于“以實施犯罪為主要活動”,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單位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有關問題解釋》第二條之規定,本案不屬于單位犯罪而應認定為個人犯罪。
        其二,陳怡的行為不構成職務侵占罪而應認定構成集資詐騙罪,根據《刑法》的相關規定,職務侵占罪是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中主管、管理或者經手本單位財物的人員,利用職務便利并且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實施了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的行為。而被告人陳怡具有非法占有的故意、欺騙的行為及針對不特定人群實施詐騙等特點,系使用詐騙方法非法集資,故其行為不構成職務侵占罪,而應認定構成集資詐騙罪。 
        第三,江杰的行為不構成窩藏罪而應認定構成集資詐騙罪,且系共同犯罪。窩藏罪前提條件是行為人與犯罪人無事前的通謀。而根據被告人江杰進入泛鑫公司的時間、工作職責、實際工作內容及其他涉案人員的供述等,依法能夠認定江杰主觀明知泛鑫公司人員拆分壽險產品作為理財產品進行銷售的實際情況。作為具備專業知識的保險行業從業者,江杰應當明知公司操作模式不具有可持續性,還幫助陳怡收購兩家保險代理公司擴展業務范圍,維持資金運作,泛鑫公司資金鏈斷裂之后,與陳怡共謀攜款潛逃。綜合這些事實認定,江杰的行為不構成窩藏罪,而應認定構成集資詐騙罪,且系共同犯罪。
        “經過法院的審理,泛鑫案的案情已經是比較清晰明了。即使陳怡和江杰提出上訴,被改判的幾率也是很小的。” 華東政法大學經濟法專家張建新分析說,對于每一個在市場上銷售的保險產品,都會經過監管部門報批,而泛鑫此前在市場上銷售的理財產品,打著高收益的旗號,其實質卻是利率不高的保險產品,作為保險從業人員,對于銷售這樣的虛假產品的危害性應該是心知肚明的,在明知違法的情況下故意犯法,情節就相當嚴重。
        事實上,更讓外界關心的是,雖然法院已經明確表示,要繼續通過多種方式追繳泛鑫案的損失,但是面對高達8億的資金窟窿,且涉及多家保險公司、保險代理公司、銀行以及3000多名受害人,要想悉數追回,又將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相關閱讀

標簽:
斗地主技巧十句口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