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主頁 > 法與案情 >

  • 農民資金合作社變異 3200萬元“蒸發”
  • 作者:李伊琳 喬加偉 日期:2013-06-24 13:06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字體大小:[]
    更多
  • 【導讀】:合作社名為高淳區磚墻鎮農民資金合作社,這個在當地被村民誤認為是銀行的機構,成立初當地官方積極推動,曾吸收了大量儲蓄存款。

    “案子已經到了我們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當事人已經被批捕。”6月20日,江蘇省南京市高淳區檢察院相關工作人員稱,“合作社已經停止運行,進入司法程序。”


    他所說的合作社名為高淳區磚墻鎮農民資金合作社(下簡稱“合作社”),這個在當地被村民誤認為是銀行的機構,成立初當地官方積極推動,
    曾吸收了大量儲蓄存款。因突然停止營業,案發之際,當地政府迅速成立工作組介入應急處置,經初步統計,約有300多名“儲戶”,共3200萬元資金無法兌付。


    而且,此事目前牽出兩案。本報從知情人士處獲悉,除了公安機關在深入偵查之外,檢察機關目前也對合作社歸口的地方監管機構相關人員,以涉嫌監管存在問題而啟動調查。


    “涉案的不止(合作社)理事長史慶和,但不便透露。”前述檢察院人士稱。


    “基本都是‘儲蓄’資金。”多名資金涉案人士如此介紹,而且,他們不清楚,這些所謂的“存款”后續怎么處置,目前當地政府尚無一個機構給出明確方案。


    理事長易主


    目前,高淳區委區政府成立了案件組,維穩組,綜合協調組三個工作小組介入處理。


    除此之外,磚墻鎮黨委等機構也有介入。


    早在2013年1月24日上午,當地多個政府機構就接到群眾對該資金合作社涉嫌違規(法)的反映,并在第一時間迅速組織人員對合作社情況進行核查,發現合作社負責人史慶和有重大違規現象,立即采取停止該合作社吸收互助金業務等措施。公安介入立案偵查,被傳“跑路”的史慶和很快被公安機關控制。


    這家名為磚墻鎮農民資金合作社從創設到如何違規運行,直至異化的路徑,則越來越被清晰呈現。


    “聽說這種合作社的存款年利率一般是9-10個點,一般的銀行才3-5個點。”在南京供職的王先生,其父母居住在磚墻鎮,母親半輩子積攢了十幾萬元的私房錢,為了能多點利息收入,都存進了這個合作社。


    沒想到三個月沒到,那個父母口中的 “銀行”,就“鐵將軍把門”了。王先生母親這筆存款,也跟銀行一樣擁有“存折”,除了存款利率不同外,別的都差不多。


    磚墻鎮合作社成立于2010年8月15日。公開資料顯示,合作社共有20名股東,注冊資金60萬元,發起人之一是當地“蟹業大王”史忠國。


    6月20日,史忠國在電話里告訴本報,合作社組建需要足夠股東,當地政府當時推薦他入股且擔任理事長。實際上,史忠國稱自己擔任了一個多月就退出來了。


    “就合作社模式我當時在農業部培訓時,和相關領導交流過,也看到江蘇鹽城一些失敗案例,發現這類機構監管部門不清晰,運行上有漏洞。”史忠國在電話里對記者坦承自己退出的原因。當時模式是高淳政府相關監管部門負責人做監事長,農工委做監管部門,接替史忠國擔任理事長的,就是目前已被拘捕的史慶和。


    另有當地知情人士介紹,史慶和是磚墻鎮史家村人, 40多歲,主要從事船務生意,另有房地產投資。此前因為資金鏈出現問題,試圖卷款潛逃。而資金鏈出問題的主要因素說法較多,有的說是投資虧損,有的說他本人涉賭。


    “史慶和在高淳外做生意。這次出事,后來聽說主要是賭博,在澳門輸掉了8000多萬。”史忠國稱。


    銀行式“吸存”


    上述合作社因地處集鎮中心,有寬敞門面與柜臺,“高仿”正規銀行。然而,當地的儲戶并不清楚內部具體操作以及風險。


    一名王姓儲戶稱,“我們也沒見到任何具體公示。就算有,以為政府這么支持的,總歸也是保險的。”


    此前合作社曾作為高淳第二大金融創新點去推行,不僅商家借此造勢,令很多儲戶印象深刻的是,當天上午,時任南京市委農工委的有關領導、高淳縣主要領導也到場祝賀。開場、排場十足。在磚墻鎮農民資金專業合作社成立大會暨第一次社員代表大會上,副縣長、磚墻鎮黨委書記還在大會上講話。


    在周邊的民眾看來,這顯然一個比較正規的機構。尤其當地的媒體將此作為農村金融的一大創舉報道,遠近的民眾此前將其視同“銀行”也不足為怪了。


    當地居民王女士回憶說,這家“銀行”開業前可熱鬧了,“銀行”雇專人到全鎮14個行政村,3個居委會,以及人流、車流和居民匯集地發放廣告,宣傳這家“銀行”年利息達到7%,是普通銀行的一倍多。


    “1萬塊錢存一年,利息有700多塊錢。”磚墻鎮經營一家農資店的女店主介紹。多名儲戶透露,因為利息是普通銀行的一倍多,而且隨存隨取,并且政府也很重視,就熟人帶熟人過去了。實際操作中,這些儲戶的存款往往都達到了10%的年利率。


    高淳區是南京有名的蟹業養殖基地,今年3月28日,才正式廢縣轉區。


    而磚墻鎮區域面積70多平方公里,約3.4萬人口,是區政府所在地,合作社開業消息在村頭巷尾散播開。


    一些儲戶在合作社工作人員下鄉“業務推廣”之際被“吸存”。儲戶沈先生說,剛開始,他們對工作人員的“推銷”半信半疑,后來大伙陸續去問當地人民銀行以及別的商業銀行工作人員,反饋的意見是,“這個合作社也不是誰想開就能開的,不僅要農工委批準,平常還會對其監管,應該靠譜。”


    農村合作社是中央為了推進農村經濟建設,配套的一項農村金融服務的改革創新之一。


    2006年12月,銀監會出臺《關于調整放寬農村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準入政策若干意見》, 準許產業資本和民間資本到農村地區新設銀行,批準在農村設立村鎮銀行、信用合作組織、專營貸款業務的銀行全資子公司。2007年2月4日,銀監會印發了《農村資金互助社示范章程》。


    各級地方政府根據前述政策出臺細則。合作社試點也開始在全國范圍內鋪開,江蘇顯然走得靠前。


    江蘇省曾公布過一組信息,截至2012年底,農民專業合作社總數達5.8萬家,入社農戶913萬戶,占江蘇全省農戶數的61.4%,成為新型經營主體的重要力量。


    監管缺失


    “按理(合作社)必須嚴控風險,全程監管,審慎經營。”但有知情人士透露,“整個過程基本沒有任何監管的風險警示或者公示性材料”。


    “農民資金合作社沒正式納入金融監管機構之列。”當地銀監系統一名工作人員透露。另一方面,雖然地方農經委等地方政府機構有對其實施監管,但卻也沒有特別清晰的細則規定監管職責。


    高淳根據南京市政府《關于開展農民資金專業合作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文件編號為“寧政辦發[2009]72號”精神出臺細則。


    文件編號為“高委農(2010)33號”的一份“關于印發《農民資金專業合作社規范發展要點》的通知”上顯示,農民資金專業合作社是指以一定區域范圍內農民為主體,以吸收社員股金、互助金等為資金來源,主要用于投放社員生產生活所需資金的“民辦、民管、民收益、民擔風險”的互助性資金專業服務組織。文件下發時間為2010年12月份。


    此時,作為當地第二家合作社的磚墻農民資金合作社已經成立了4個多月。


    從前述文件規定的細則看出,規模適度和風險可控。農民至少占成員總數的80%;單個成員股金所占比重不超過10%,互助金不超過10萬元;本社總規模不超過2000萬元(股金+互助金總額);單個成員融資一般在3萬元以下,最高不超過10萬元。


    同時,合作社并沒有吸存功能,儲戶所謂的“存款”利息合規講法應該是“社員互助金占用費率”,且“原則上不高于當地金融單位同期同檔貸款利率。”


    事發后,合作社的違規操作,才開始浮出水面。比如在2010年8月成立后,以“存款”名義公開在這些儲戶中違規吸存。而事發后,被卷走的儲戶資金初步統計的3200萬元也已遠遠高出了政策規定的“本社總規模”2000萬元。


    “因為在對合作社的監管中涉嫌存在問題,當地政府農經部門的相關負責人正在接受檢察機關的調查。”高淳區政法系統一名工作人員透露。

     

相關閱讀

標簽:
斗地主技巧十句口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