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主頁 > 金融科技 > 金融科技 >

  • 創新商業模式 走出零和博弈困境—兼議A類點驗鈔機的困惑和出路
  • 作者:黃武揚 日期:2015-07-19 21:22 來源:中國區域金融網 字體大小:[]
    更多
  • 【導讀】:創新商業模式,走出零和博弈的困境 ——兼議A類點驗鈔機的困惑和出路

    黃武揚先生
     

    作者簡介:黃武揚先生早年畢業于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自動化系,被分配至中國科學院自動化研究所及空間技術研究院第502研究所從事科研技術工作。1980年,奉調進入金融系統,先在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科技教育司,后轉入中國工商銀行總行科技部任職,主要參與金融機具方面的工作。近年來發表過不少文章,主張重視金融機具的發展戰略研究,堪稱行業沉浮的見證人。


        我國流通中現金的體量特別巨大,銀行卡、電子錢包和各種各樣的非現金支付手段蓬蓬勃勃。豐富多樣的貨幣形態都需要金融機具:點驗鈔機、ATM、清分機、POS,甚至手機、電腦的支撐,才能確保方便、快捷、安全地運行。這是我國支付體系的一大特色,也是金融機具行業肩負的使命和得天獨厚的發展機遇。

         2011年5月1日,新修訂的《人民幣鑒別儀通用技術條件》(BG16999-2010)發布實施。這個強制性的國家標準,以應用數字圖像處理技術鑒別真偽、冠字號碼識別和點驗鈔機分A、B、C三級管理等一系列兼具技術性和前瞻性的主張,令業界為之振奮。人們熱切地企盼,金融機具行業能因此在保障產品質量、提高市場信任度、促進商品流通和維護公平競爭等諸多方面得到振興。特別是A類點驗鈔機(以下簡稱A機),更是在點驗鈔機因“HD90”假幣風波備受詬病,陷入信任和利潤低谷的時候,被業界視作翻身的契機而趨之若鶩。誰都沒有料到,短短四年之間這種產品竟然從近萬元的“天價”,一落千丈跌至“地板”。熟悉金融機具行業的朋友在扼腕嘆息之余,都會不約而同地想起點驗鈔機歷史上的幾次始創新:熒光、磁性油墨、安全線和安全線脈沖檢測等鑒偽技術的開發。每次都為率先擁有這些技術的企業帶來較大的收益。但是競爭對手也很快有了同樣的技術,隨之而來的就是產品同質化、價格戰越演越烈,最終又把行業推回到微利營銷的困境之中。A機的沉浮使行業又一次陷入那個魔咒般的“輪回”。當然也有很大的不同,那就是涉及的技術更復雜(抄襲和克隆更不容易)、人們的期望值更高(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的誘惑),盛衰周期更短(從大約六年左右降到四年)、降價幅度更大,因此帶來的震動和沖擊也更強烈。眾多業界的朋友在納罕,在詢問:這一切究竟為什么?!在不解、困惑和迷茫之中,有的企業仍然在尋找降價的途徑,宣稱要奉陪到底把價格戰進行下去。例如日前某地一家金融機構的招標中,有供應商的“A機”報價已然跌破3000元大關,也有供應商甚至在標書中以不填具保修期限,變相地承諾“終身維修”,價格戰之慘烈恐難覓出其右者。表面看,買方或許能用低價格買到被稱作“A機”的產品和“超值”的服務,而實際得到的卻不一定物有所值。難怪2014年金融設備展覽會期間,中國金融集中采購網主辦的交流會上,不止一家商業銀行的采購部門抱怨,商家提供上柜使用的機器與測試樣機并不相同。常常因為誤報頻發“干擾”營業而不得不關閉某些鑒偽功能;冠字號碼誤識率遠遠高于國標規定的≦0.03%;數據上傳不流暢甚至阻塞…。似此,用A機的價錢買了不能算作A機的“A機”,買方其實并不是真正的“贏家”。賣方呢?常言說“買的沒有賣的精”,相信不會有任何一家企業會去做“貼錢賺吆喝”的買賣。在利潤空間小到極限的時候,繼續“血拼”價格,結果只能是芯片降“檔”、電機瘦身、鋼板減薄、金屬構件變塑料…。這種無異于“飲鴆止渴”的辦法也許能換來一些微薄的利潤,但整個行業又因此被打入微利的困境之中。這好比一場足球賽,雖然進了球卻輸掉了整場比賽,同樣令人沮喪。更為嚴重的是出此下策的企業,弄不好還會輸掉立身之本的信譽!“前車之覆,后車之鑒”,在A機大起大落的沉浮中,確實有這樣一家企業,因為急功近利過分盲目地擴張,導致無力兌現承諾、以次充好甚至“李代桃僵”而被買方列入“黑名單”。清楚地說明策動惡性價格戰,其實是一種損人不利己的危險游戲。為解困局,更多誠實的企業是把希望寄托在用“一口半”(帶清分功能的點驗鈔機)取代A機推上前臺,以此向“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A機說再見。姑且不去議論此舉在技術上和使用習慣上是否可行。只是禁不住要問,焉能知道三年或者四年之后,“一口半”不會重蹈A機的覆轍,也淪為雞肋?!那么行業還有希望嗎?

         2012年美國斯坦福大學管理科學與工程系終身教授謝德蓀,出版了一本新著《源創新——轉型期的中國企業創新之道》。從“開源節流”這個中國商界常用的詞匯出發,把企業的商業模式創新分為“流創新”和“源創新”兩類。對流創新作者是這樣定義的:“用始創新改善現有的產品,或者找出互補性產品、降低成本的新生產流程及更有效的供應鏈管理。我們把這種一系列的創新活動稱為‘流創新’。是能改善現有價值鏈的創新活動”。他還認為“價值鏈上某一環節的企業都可以用流創新來維持它的競爭能力,它的凈利潤也會因創新而增加,但其競爭對手也會很快跟上并使凈利潤隨之下降。所以,不論在哪一環節,流創新所造成的優勢都是不能持久的。要維持競爭優勢,企業需要頻繁地進行流創新,這不僅會增加創新的成本,而且在同一環節經常進行創新活動也會造成回報遞減,由此所獲得的凈利潤率也會逐漸降低。所以,不論哪一環節的企業,即使經常進行創新活動,也會面臨發展停滯和凈利潤下降。處于生產環節的企業,通常因為巨大的競爭壓力,凈利潤率很可能跌到近于零,并因此面臨很大的危機。”這些精辟的論述,簡直就是在為金融機具行業量體裁衣,令人信服地解釋了多年以來,為什么通過某種新產品建立競爭優勢的努力,總是達不到預期的緣由。A機的迅速衰落更是證明,工業化時代形成的競爭理論和策略,諸如成本優先、標歧立異和目標聚集等,在信息時代顯然過時了。

         對于源創新,作者是這樣描述的:“通過一種新理念來推動對人們日常生活或工作有新價值的活動。這種新理念很多時候是被新產品或新科技(始創新)所觸動,但也可以基于生活上的欲望。通過新理念,組合現有資源來達到這欲望,我們稱之為‘源創新’…,當推動一個新理念的時候,可能這個生態系統是不完整的,我們需要觸發和引導其他成員進入這個生態系統。越多成員參與,這個生態系統越完整,便有越多的人可感覺到新理念的價值。這又會引導更多的成員參與,這個系統便好像有了自己的生命,變得越來越強大,這是我稱之為生態系統的原因。當這個生態系統比較完整時,它內部的多條相關價值鏈也相繼建立起來…”。把握產生新理念、推動新理念和實現新理念的價值三個基本點,就可以讀懂源創新的實質以及和流創新的區別。進而用這個理論來分析和解釋A機的大起大落,會對探索金融機具行業的出路有所裨益。

         首先是產生新理念。據2015年一季度國民經濟運行情況新聞發布會披露,我國流通中貨幣(M0)的余額已高達6.2萬億元。面對如此巨大的現鈔貨幣流,確保方便、快捷、安全地流通,自然是上至國家下至黎民百姓的強烈欲望。同時因為現鈔貨幣流體量特別巨大,鑒別真偽的難度越來越高,用機具取代手工擺布現鈔貨幣,已經成為不可逆轉的趨勢,金融機具也因此成為不可或缺的重要工具。這既是機具行業肩負的責任,也是得天獨厚的振興機遇。同時,科學技術的發展,多譜光學、數字圖象處理、計算機模式識別和光學字符識別(OCR)等相關技術日臻成熟,為改進現金處理方法,為金融機具的技術進步奠定了基礎。兩相結合就產生了新的理念——在現金業務中記錄冠字號碼。

         其次是推動新理念。為了在現金業務中記錄冠字號碼,銀行業金融機構需要再造業務流程、需要更新處理方法和設備,人力、資金投入巨大。而涉假幣糾紛的取證和責任認定,畢竟屬于小概率事件范疇,兩者之間很難找到平衡點,這是推動新理念在觀念上的障礙。此外將高科技整合到金融機具之中,使眾多機具企業因技術資源匱乏而力不從心,這是推動新理念在技術上的障礙。一切表明,圍繞記錄冠字號碼新理念的生態系統還不完整。這就要整合資源,觸發和引導更多的成員參與,努力把一條條價值鏈建立起來。

         再次是實現新理念的價值。記錄冠字號碼新理念對社會的貢獻,已經看到的是“有效解決銀行對外誤付假幣問題,以冠字號碼查詢為手段,解決銀行涉假幣糾紛的舉證和責任認定問題”,以此提升銀行業金融機構的信譽,增加公眾使用現金的安全感。除此以外,還可以想到一些更為深遠的意義,諸如具有唯一性和廣域可識別的冠字號碼,是進入物聯網對現鈔貨幣流(既是抽象的價值符號,又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實物)進行智慧化管理的通行證。也就是跨出“互聯網+現鈔貨幣流”以完善金融監管體系的具體步驟。此外,在人類社會業已悄然進入大數據時代的今天,社會正在“放棄它對因果關系的渴求,而僅需關注相關關系。也就是說只需要知道是什么,而不需要知道為什么。”這種生活、交流方式以及認識世界的觀念所發生的驚人變化,會激發人們去“挖掘”記錄冠字號碼產生的海量數據,從而積累寶貴的“數字資產”,這肯定是銀行業金融機構在大數據時代新的效益增長點。這與信息增值服務在信息時代為商業銀行帶來巨大利益,有異曲同工之妙。推而論之,有理由相信,記錄冠字號碼新理念的貫徹,還會有更多潛在的價值,也許現在暫時還看不到和想不到,但一定會在巨大的現鈔貨幣流與我們相伴而行的實踐中,漸漸浮出水面。

         與流創新不同,源創新所針對的不是一種具體的產品,而是一種對社會,對買賣雙方都有利的新理念;所面對的市場現在可能還沒有,即使有也還很不完善。這樣就擺正了買賣雙方的關系:不是站在對立面上“以鄰為壑”的博弈對手,而是實現共同理念的合作伙伴。由各利益攸關方共同發起并參與的創新活動,目的也不單純是戰勝競爭對手,而是更好地為實現新理念價值服務。這種開放和包容,利于整合優質資源,利于促進新思路、新方法和新技術的應用,也會使新理念的價值越來越多地為人所知,又會誘惑更多的成員加入…。在這種良性循環之中,生態系統日臻完善。各種各樣的新商機、新產品、新業態和新的商業模式就會源源不斷地斷涌現出來。

         再回過頭來探討A機。四年前,現金業務中記錄冠字號碼的新理念,使A機這種既能脫機也能在線運行的設備脫穎而出,以其靈活性而適合于銀行柜臺,以及流通領域中現金收付量大的場合廣泛布設,將是用物聯網對現鈔貨幣流進行智慧化管理(如果有一天真走上這條路的話)不可或缺的一種“感知層設備”。但是在推行新理念之初,生態系統還不完整。集中表現在買方準備不足,對推行新理念價值的認識還有待于深化;同時,在體積小、速度快、可調度資源相對不算寬裕的點驗鈔機上,整合多譜光學、數字圖像處理技術的困難程度,與大多數機具企業匱乏的技術資源很不對稱,使他們沒有可能囿于自身實力,按國標要求開發名副其實的A機——必須采用圖像鑒別技術鑒別鈔票真偽,漏辨率≦0.015%、誤辨率≦0.02%,冠字號碼誤識率≦0.03%。習慣于封閉在企業內部解決問題的機具企業,為了不致錯過這班“車”,便采取了這樣的變通辦法——“傳統技術+CIS”。也能在計算機上輸出“全幅、25dpi分辨率以上、包含紙幣兩個面向的相關光譜特征的圖像”,以此表明它是“A機”。但卻不能用圖像技術鑒別鈔票;冠字號碼誤識率遠高于國標規定的≦0.03%,常常分辨不清B與8、D與O、L與A、A與4、Z與2、G與6等字符,甚至出現整條冠字號碼無法讀取的現象。這樣的“A機”,特別是大量的“貼牌機”充斥市場,迅速推高了產品的同質化程度,直接導致惡性價格戰烽煙再起…。于是A機誤入歧途而陷入困境。

         源創新理論為A機脫困指明了方向:現金業務中記錄冠字號碼的權威主張,在我國開弓沒有回頭箭,一定會堅定地推行下去。因為我們有6萬多億的現鈔貨幣流需要智慧化地進行管理,這是A機走出困境的希望和前提。順勢而為,通過媒體、研討會、交流會、論壇等等形式在業內溝通信息,宣傳新理念的價值。同時打造一款能“秀”真正的A機功能,足以揭示真假A機區別之所在的“概念機”,讓用戶實實在地體驗什么是真正意義上的A機。兩相結合就是從“虛”、“實”兩個方面能動地培育和開拓潛在市場。當然不能企望一蹴而就手到擒來,這是一個不斷進取的艱苦過程。那么技術上的難題怎么解決呢?源創新開出的普濟良方是:整合資源!可喜的是目前業內已經有了這樣的科研團隊,成功應用神經網絡和深度學習技術,較為輕松地達到了冠字號碼誤識率≦0.03%的指標,證明在圖像處理和識別技術上有了較深的造詣。將這樣的核心技術與人民幣印制過程中在圖像中設置的鑒偽特征和多年積淀而形成的優質機械平臺整合在一起,打造真正A機的技術“瓶頸”肯定可以突破!這個硬件和軟件平臺還應該支持整機企業開發具有個性的功能,造成“共性”統一,“個性”多樣的格局,將利于實現規模化、芯片化,就會有豐富多彩的A機產品出現在市場上,給用戶更多的選擇。當然這種跨企業的大舉動需要策劃、組織和協調。這就是時代賦予貨幣主管部門、行業協會、產業聯盟乃至業內具足輕重的大企業義不容辭的責任,也是他們應有的擔當和作為。相信經過實實在在的努力,一定會收到感動“上帝”的實效。如是,隨著買方對真正A機的理解日益加深,就會在真假A機中做出正確的抉擇。一條圍繞A機的價值鏈,就有望在冠字號碼生態系統中建立起來。其中所有的相關成員:貨幣的發行者、貨幣的經營者、科研單位、設備的生產商和專業經銷商都有機會在實現共同目標的產業鏈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并且在合適的位置上做好自己的該做的事情。在獲取自己應得利益的同時,也為上、下游的伙伴和“左鄰右舍”創造發揮優勢的條件,這條價值鏈就會在共同努力之中暢通無阻地運轉起來,整個生態系統就將趨于完整。

         A機的新生,不僅是一種優質產品的回歸,更是對國家標準嚴肅性、權威性的維護。同時表明金融機具行業正在走出零和博弈的困境,而沿著正和博弈的康莊大道健康地成長起來!

     

    參考資料:
    1、《人民幣鑒別儀通用技術條件》(BG16999-2010)
    2、《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關于銀行業金融機構對外誤付假幣專項治理工作的指導意見》銀辦發(013)14號
    3、《源創新——轉型期的中國企業創新之道》謝德蓀著 五洲傳播出版社
    4、《大數據時代——生活、工作與思維的大變革》(英)維克托·邁爾-社恩伯格 肯尼思·庫克耶著 浙江人民出版社

相關閱讀

標簽:
斗地主技巧十句口诀表